夜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夜幕文学 > 人生1984 > 第790章 秋香姐

第790章 秋香姐

    郭婉华来到金陵后,陈美琳当然不能再和李云海共卧一榻。
    为了方便和李云海幽会,郭婉华和女儿也是分房睡的。
    晚宴过后,一行人回到金陵饭店。
    李云海冲过凉,和林芝通了电话,然后看着电视,坐等郭婉华的到来。
    没过多久,敲门声响起来。
    李云海起身,打开房门。
    来的人却是巩利。
    她穿着一身长款旗袍,端庄又美丽。
    长发悠悠盘起,露出饱满的额、挺翘的鼻、内敛的唇以及锋利的线,细长的天鹅颈下,是对称妥帖的盘扣,将所有的禁忌掩饰在华丽的衣摆之下,反而让性感变得更为浓郁。
    顺着盘口向下,是妥帖的线条,一点点钩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段,松弛又自然,却在腰部乍然收紧,随后又缓缓散开,宛如鲜花一般垂落在地,将一种婉约的撩人之美散发得淋漓尽致。
    巩利明天就要回京。
    正好画展的一下站,也是在北金。
    巩利还可以出席下场活动。
    “你明天去北金吗?”巩利一进门,脚跟一勾,将门关紧,然后扑进李云海的怀抱。
    李云海一把将她抱住,说道:“我就不去了吧?”
    月白色的旗袍颜色,让巩利的肤色看起来更加晶莹,像珍珠一般,如此清丽脱俗。
    她吊着李云海的脖子,柔声说道:“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去北金嘛1
    李云海心想,我就算去了北金,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你。
    巩利动情的亲吻李云海。
    李云海的手,放在她背后,抬起来看了看时间。
    郭婉华不知道几点过来?
    巩利正要解开自己的旗袍排扣,被李云海拉住了手。
    “我约了郭姐,她等下过来谈事。”
    “郭婉华?这大半夜的,她找你谈什么事?”
    “喔,当然是工作上的事,她从香江过来的,这两天我一直在忙,也没时间和她好好谈一谈,明天又要分开了嘛1
    巩利嘤的一声,说道:“那我先到床上去等你?”
    李云海叫苦不迭。
    这时,敲门声响起来。
    巩利嫣然一笑,朝卧室走去,同时还向李云海做了个我等你的手势。
    李云海等她进了卧室,这才打开房门。
    来的正是郭婉华。
    李云海情急智生,不等郭婉华扑进怀里,马上说道:“郭姐,我们去你房间。”
    郭婉华也不虞有他,反正在哪里都可以。
    李云海带上房门出来,和郭婉华来到她的房间。
    郭婉华到底还是老成持重一些,没有心急火燎的上手。
    两人坐下来聊了聊天。
    郭婉华道:“云海,我发现美琳有些不对劲。”
    李云海怔道:“哪里不对劲?”
    郭婉华道:“我是过来人,我看得出来,她肯定有心事,而且是恋爱方面的心事。”
    李云海不动声色的道:“少女情怀总是诗,她年纪也不小了,有这方面的心事很正常。”
    郭婉华道:“可是,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肯说。”
    李云海道:“她不再是小孩子了,你不必管这么宽。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人生中的一段宝贵旅程。”
    郭婉华握住他的手,温柔的问道:“云海,她爱的人,不会是你吧?”
    李云海一震!
    知女莫若母!
    郭婉华的第六感果然厉害!
    李云海微微笑道:“那你相信我吗?”
    郭婉华唉叹了一声,说道:“我当然相信你。可是你不知道,一个女子,若是真的爱上一个男子,是可以为他去死的!我怕美琳深陷其中,造成一生的伤害。”
    李云海道:“美琳是个聪明的女子,我相信她能安排好自己的恋情,也能规划好自己的人生。我也会在旁边帮助她。”
    郭婉华依偎在他怀里,说道:“云海,等她做完画展这个项目,我想让她回港,我把一些产业交给她去打理。然后也该在香江那边相亲找对象了,你说好不好?”
    李云海倒是一怔。
    他在想:郭婉华是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女儿?
    不过,李云海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道:“你问问她,如果她同意的话,我没有意见。”
    郭婉华道:“她在你身边学习这么久,也够了,总该自己学着成长。”
    李云海嗯了一声:“可以1
    郭婉华道:“最近来我家提亲的人挺多的,他们都知道我家美琳长得好看,所以都来说亲。”
    李云海道:“这是好事!一家有女百家求。”
    郭婉华道:“美琳最听你的话,你帮我劝劝她。我怕我让她回港,她未必同意。”
    李云海缓缓点头。
    郭婉华谈完了事情,这才宽衣解带。
    大多数女人到了一定年龄段,那方面的想法都会降低,这是身体机能导致的。
    郭婉华虽然还没有到那个年纪,但平时禁忌惯了,慢慢的也就淡了下来。
    她和朱林还有龚洁一样,有李云海在身边时,会特别强烈,然后伺候好李云海。
    如果李云海不在身边,她们就会封心锁爱,不为情事所动,一心一意做好工作,带好孩子。
    孩子比男人对他们更重要。
    完事后,郭婉华就在房间睡觉。
    李云海起身离开。
    他回到自己房间,发现巩利躺在床上,正在看他放在床头的那本武侠小说。
    “你怎么去那么久?”巩利抬起幽怨的双眼。
    李云海道:“和郭姐谈了很多事情。”
    他现在有心无力,躺下来后,也不急于行事,笑道:“你也看武侠小说吗?”
    巩利翻了一页书,继续看下去,说:“这些武侠小说,经常被翻拍,港台那些大明星,几乎都出演出这些武侠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我十分好奇,拿起来一看,就看得入了迷。还别说,这些小说真好看。”
    李云海道:“是啊,我也喜欢看。你想不想主演一部武侠改编剧?”
    “我现在演的都是电影,还没有演过电视剧。”巩利笑道,“因为老谋子跟我说过,要演电影,就只演电影,电视剧那种不入流的节目,不要去碰,会自降身价。”
    李云海淡然一笑。
    巩利连忙放下书,抱着他,说道:“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提到他的。”
    她已经脱下了旗袍,露出光洁的后背和滑腻的肌肤。
    李云海轻抚她的背,说道:“我没那么小肚鸡肠。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导演。”      不得不说,相对而言,电视剧的制作的确比较粗糙,演员的表演很容易显得夸张,而电影则要求更为精细,能够激发演员个性化的表现。
    这种对艺术形式的偏好和追求,使得巩利选择专注于电影领域,而不是涉足电视剧的拍摄。
    即使面对高额的片酬诱惑,巩利也一直拒绝拍摄电视剧,她的理由是最为霸气的,即电视剧无法达到她的表演要求。
    这种坚持和选择,体现了巩俐对艺术的热爱和追求,以及她对电影这一艺术形式的尊重和承诺。
    每个演员的心目中都有一个信仰,也正是这个信仰支撑着他们走下去。
    李云海当然并不认为,就艺术表现来说,电影就一定比电视剧高贵。
    至于片酬方面,电视剧的片酬也并不低。
    电视剧的受众面,比电影更为广泛。
    因为大多数人,都喜欢坐在家里追电视剧看,而很少走进电影院看电影。
    李云海笑道:“他不让你拍电视剧,是不是因为他只会拍电影?”
    巩利噗哧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说实话,我受他的影响挺深的。”
    “有多深?”李云海放在她身上的手,微微一紧。
    巩利娇声笑道:“没有你对我的影响深1
    李云海瞬间就有了感觉。
    他轻轻拍了拍巩利的背。
    巩利会意,趴到他身上来。
    和郭婉华完全不同,巩利的热情,就像一把火!
    这几年,正是巩利颜值的巅峰期,甚至比她年轻时还要美。
    《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她,的确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就算和那么多出色的香江美人同台竞技,她也显得毫不逊色,而且是最具有辨识度的那一个。
    李云海每次看到她,想到的就是芳华绝代的秋香姐。
    如果不是重生,他又怎么有机会,和曾经的梦中情人秋香姐在一起讨论人生和理想?
    巩利没有离开,窝在他怀抱,直到天明。
    天亮以后。
    巩利咬着他耳朵说道:“陪我去北金,我离不开你。”
    李云海道:“没有谁离不开谁。”
    巩利撒娇道:“我不管!反正我现在离不开你。我们一起去北金嘛1
    李云海微一沉吟,说道:“好吧!不过我就算去北金,也待不了几天就得离开。”
    “哪怕多待两天也是好的。”巩利道,“我想你宠幸我。”
    李云海忽然问道:“你现在没有男朋友吗?”
    巩利一怔,然后像是受到无限侮辱似的,俏脸一寒,说道:“难道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吗?还是说,你以为我脚踏两只船?”
    李云海淡淡的道:“就算有,好像也不稀奇。”
    巩利生气了,坐起来,说道:“在你心里,我算什么?水性扬花?人尽可夫?你对我有偏见?还是对我们从事这个行业的女人有成见?”
    李云海见她俏目含怒,便笑道:“我不过是随便一说,你还认真了?”
    巩利轻轻拧了他一把,说道:“你敢这么说,说明你心里把我想象成那种女人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在一起,就是玩玩的?”
    李云海反问道:“难道不是?你还想跟我结婚吗?”
    巩利眼角,忽然滑下两滴清泪,说道:“我倒是想!你上一秒离,我下一秒嫁1
    李云海道:“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是我不对,不该提起这个事。”
    他心想,女人果然都是这样的,在一起几天时间,还能好好相处,展示自己温柔多情的一面。
    一旦相处稍微久一点,骨子里那些傲娇、情绪、小仙女脾气,都会统统表现出来。
    李云海对此早已习惯。
    两人来到客厅。
    敲门声响起。
    来的是陈美琳。
    陈美琳一进门,看到巩利在,倒是微讶,说道:“巩小姐,你这么早?”
    巩利不愧是演戏的,微微一笑,淡定的道:“是啊,我来请示李总,问他去不去北金。”
    陈美琳道:“哥,我来也是想问你,我们要不要去北金?苏小姐今天早上还打电话给我,问我们去不去呢?”
    李云海问道:“苏小姐去吗?”
    陈美琳道:“她肯定要去啊!她是画家,我们开的是她的画展,她本人肯定要到场的。”
    李云海道:“那我们也去一趟吧1
    陈美琳撇嘴道:“她去,所以你也去?”
    李云海哈哈笑道:“有何不妥吗?”
    陈美琳道:“没什么!美女嘛,是个男人都喜欢!我一个女人看了都爱,何况你呢?那我现在就订机票了。饭店旁边有个代售点,可以订机票。”
    李云海道:“好!订票吧1
    巩利款款起身离开。
    李云海洗漱完,见陈美琳还在客厅待着,便对她道:“你妈咪跟我说,想让你回港,你有什么意见?”
    “我回港,做什么?”
    “美琳,等你做完画展这个项目,你也算是正式出师了。你本来就是香江人,回那边发展和生活,也是应该的。”
    “那你呢?”
    “我当然还是在国内,偶尔也会去香江。”
    “偶尔?一年之中,你能来半个月都不错了!那我们是不是要分开?”
    “美琳,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那你和林芝呢?也会散?”
    “呃?当然,百年之后,终将散常尘归尘,土归土。”
    “那我也要和你百年之后再散场1
    “美琳,你妈咪的意思是,想给你一些产业,让你管理。这样你可以拥有自己的事业,将来出嫁了,也有自己的一份收入,你可以活得很自在,不必依附夫家而生活。”
    “出嫁?我明白了!你们串通好的,就是想骗我回香江,然后把我嫁掉是不是?我妈咪肯定是嫌我长大了,怕我争夺弟弟的家产,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我嫁出去!你也是的!你们都是一伙的!哼1
    陈美琳生气了,嘴巴撅起老高,像是能挂一把油壶了。
    李云海拿起一瓶矿泉水来喝,看到她这可爱的表情,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你还说你长大了!那你知不知道,成年人最大的成熟,是什么吗?”
    “是什么?”陈美琳瞪着大眼睛问。
    李云海道:“就是独立思考!我们只不过是在征询你的意见,你没有好好思索,也没有自己的主见,就知道生气!这明显是小孩子的行为。”
    陈美琳霍然起身,走到他面前,说道:“哥,那我明确的告诉你,请你告诉我的妈咪,我不会回港!我也不会出嫁!除非嫁给你1
    李云海正在喝水,闻言噗的一声,一大口水,全喷在陈美琳脸上。(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下雨天(1V1H) 春潮(高H) 宋惜惜战北望 辛夷 上下左右 女配在体院挨操的N种姿势(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