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夜幕文学 > 复仇者联盟极地银狼 > 第九十二章 绿殇浩克(三)

第九十二章 绿殇浩克(三)

    (接上)
    随着依德·安德烈斯打开了她脑后的脑外处理器,她才缓缓从这一幕幕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她能够预感到这一次连接系统网络很有可能是永别,但她很开心,因为只要能够顺顺利利帮助安德烈斯完成任务,他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里,见到自己的女儿,这是件多么让人开心的事情啊。
    脑外处理器连接着她的意识中枢,里面除了储存着各种战斗数据和技巧外,还是一道枷锁,由专用网络系统输入进去的指令会凌驾于她本身的意识,只会让她的大脑无条件服从。但在过程中随着外界各种刺激,大脑意识会有跳脱造成脑外处理系统的不稳定性,从而有重新占据意识的可能。
    所以极地银狼就用九头蛇当年对巴基·巴恩斯洗脑用的强电流意识干扰器,强行将其大脑中的记忆与意识封存,在说出强电击期间的某几个特定词汇后,她的大脑便会自动进行干扰,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自动重新封存记忆与意识使之成为一副任人摆布的行尸走肉。
    但这种惨绝人寰的酷刑,安德烈斯仅仅只是做了一次,阿丽塔撕心裂肺的哀嚎便让他不忍心再继续下去,此后每次做的时候他只会用很小的电流,而阿丽塔也会配合着大叫和哀嚎,两个人就达成了这样一种默契。
    这次,我们还会有默契吗?
    爸爸。
    希望你能像我对我一样继续好好对你的女儿。
    能在短暂的时间内成为你的女儿。
    我很幸福。
    阿丽塔看着浑然不知的依德·安德烈斯正拿着连接线放到了她后脑的脑外处理器接口时,她多么希望他能抬起头来看向镜子,与自己对视一眼。
    直到最后她都没能等到安德烈斯抬起头来。
    在她眼前的系统框显示连接需要进行关闭的过程中,阿丽塔对着镜子里认真进行连接的依德·安德烈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做了口型:
    “晚安。”
    随后冰凉的连接线便直直地插入了她的脑后。
    可怜的阿丽塔也随着眼前一黑陷入了长眠之中。
    “哈哈哈,真是太棒了。”
    奥斯维尔·斯宾塞狂笑着,看着依德·安德烈斯的实验室的监控录像,阿丽塔面无表情地把手从安德烈斯的胸口拔出来然后摧毁了实验室里的一切。
    “先生,极地银狼已经开始苏醒了,我们要怎么办?”红皇后从其中一台电脑屏幕上出现说道。
    “什……什么?极地银狼?我都有这些了还依靠那狼崽子干什么,不……不不,决不能让他醒过来,快快,强效安眠剂呢?继续,继续输送。”斯宾塞像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地自言自语。
    “安眠剂我们担心不够,所以已经把所有的都用上了。”红皇后不紧不慢地说。
    “不……不不不可以,我的宝贝们马上就完成了,绝对不能有任何人来打扰我,绝对不可以!!”斯宾塞咬着牙说着,盯着屏幕上站在一片火海中却不为所动,等待着下一指令的阿丽塔突然又咧着嘴笑起来,“去,快让阿丽塔去,让极地银狼也感受一下自己创造出的怪物是什么感受。”
    “好的。”红皇后说完便消失在了屏幕上。
    “放心吧,我的小宝贝们,哈哈哈,很快我就能放你们出来了。”
    斯宾塞一脸奸笑地看着玻璃外那数十个圆柱形的培养皿,里面的生化人在渐渐由金黄变成深绿色的培养液中痛苦地挣扎起来,有几个身体已经开始便的膨胀,手上生长出了利爪,嘴也变大长出了一排尖牙,皮肤开始变成类似于蟾蜍一样布满突起的绿色,长长的舌头从嘴里伸出来。
    “你做了什么?奥斯维尔·斯宾塞?!!你对我的试验品做了什么?!!!!”
    怒气冲冲的赞德·莱斯跑了进来,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这培养皿里的一个个都变成了比园中的恐龙还要可怕的怪物。
    “鬼……鬼知道你那里面有什么?维罗妮卡无懈可击的,在活人身上都没有问题,所以这个结果出现在你那里!”
    斯宾塞回过头来,眼睛因为激动而充血变得通红,培养皿里的怪物似得甚是可怖。
    “你疯了,斯宾塞。左拉!!左拉,快关掉这该死的机器,杀死培养皿里的东西,快!!!”莱斯慌忙跑到电脑前,键盘上飞速的敲击着修改与撤销指令。
    “没关系的,莱斯博士,你的试验品不是都可以被你操控吗?不是可以统一管理吗?其实他们变成什么样问题不大,只要是能杀掉那帮该死的复仇小杂碎就行。”斯宾塞坐在工作椅上一副无所谓地样子说。
    “是的,博士,奥斯维尔说的没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可以控制他们。”红皇后的声音突然在四周所有广播音响中传出。
    “什……什么?左拉?左拉?”莱斯突然停住了敲击键盘的手指,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几分钟内一直在输同一条指令,因为他每输一次电脑便会自动清除,而这电子女声的传出点醒了他。
    “放心吧,别那么紧张,极地银狼和左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我和红皇后的时代,你要不要服从于我啊?”
    斯宾塞坐在椅子上像个孩子一样旋转着,两手举过头顶摆出了一个“v”字形。
    “别做梦了,你可以让她跟你平起平坐吗?你想把所有这些交给她?你忘记奥创了?”赞德·莱斯猛地上前按住斯宾塞做着的转椅扶手直视着他的眼睛低吼道。
    “什……什么?”斯宾塞被这样的逼问突然如梦初醒,有种惊慌失措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醒醒吧,斯宾塞,你看看这里的一切,这和当年的浣熊市有什么两样?!而你一点长进也没有,”莱斯抓着他的头从椅子上贴在了玻璃上,让他看着那一个个培养皿中面目狰狞的怪物,“这就是你要的是吗?你就靠创造怪物来证明自己?!”
    “不不不……我的方程式没有问题,是你的错,你本来造出来的生化人就有问题所以才出现这样的结果,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看着下面看到怪物惊慌失措的工作人员和研究员四散而逃,斯宾塞紧闭双眼大喊着一把将莱斯推开。
    几个胆子大的研究员还颤抖着站在那些培养皿前,当看到有几个玻璃壁在怪物们的挣扎中出现了裂纹,他们才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只听接连几声巨响,培养液和玻璃碎片四散而飞,深绿色、黄色瞳孔、尖牙长舌和巨大爪子的怪物从里面一跃而出,一个在逃跑过程中滑倒的研究员瞬间就被撕成了两半。
    “结……束了,斯宾塞……怪物出笼了!”莱斯有气无力地说道。
    斯宾塞一转头发现,他口中正不断的流着血,胸口渗出的一大滩血在他雪白的研究服上甚是扎眼。
    “赞……赞德,我没用力啊,你……你这是……”斯宾塞惊恐地长大了嘴。
    莱斯没再说话就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而在他身后的。
    “伊……伊莱·米尔斯?!红皇后你……”斯宾塞还没说完,各种尖叫声便充斥了整栋创新中心。
    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发出的!
    “我是在帮助你啊,斯宾塞先生。”
    米尔斯面无表情地走上前来抓住斯宾塞的胳膊把他拉起来,那双手冰凉刺骨,伴随着四周广播音响中的红皇后的声音把他按到了座位上。
    “帮我?帮我不是要你杀这些人?我要你去杀复仇者?你不是可以控制吗?快控制他们!!”斯宾塞大吼道。
    “都是杀人,有什么关系呢?”
    “不一样,复仇者是坏人,你要去杀坏人!”
    “每个人都是坏人,我可以读到每一个人的资料,每一个人都有不光彩的历史。”伴随着红皇后的声音,坐着飞天座椅的左拉·默多克转过身来,屏幕上飞速闪过每个人的个人的背景资料。
    “不,我创造了你,已就应该服从于我,红皇后,你这是在做什么?”
    “奥斯维尔·斯宾塞,我的创造者,”红皇后说着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个凶杀现场,浣熊市的监控录像,还有亚西福特的照片……“你居然也做了这么多额……‘坏事’?所以坏是相对的对吗?只要是站在你的对立面会威胁你的都是坏的是吗?”
    连在电脑上的几条机械臂随着红皇后的声音张牙舞爪地包围着斯宾塞的身体。
    “对……对,是的,就是,你要为我铲除掉所有威胁我的人!”
    “这样说来,我要服从于你的话是不是对我而言你的威胁是最大的呢?对于我而言人类是不是威胁最大的呢?”屏幕上再次出现了红色小女孩的的身影,而那几条机械臂上尖锐的钢爪几乎碰到了他的皮肤了。
    “什……什么?”斯宾塞颤抖着看着怒目圆睁躺在血泊中的莱斯博士,慌忙变了副嘴脸,“别……别杀我,求你了,别杀我。”
    “哦,怎么可能啊,斯宾塞先生,我是在替你完成你的心愿啊,杀光所有和你站在对立面的人,而你也要满足我的心愿,那就是让我杀光所有威胁我的人,这要求不过分吧。”红皇后依旧还是用那清甜的小女孩的声音说。
    这样的声音说出这种话让人更加胆寒。
    “不……不过分……”
    斯宾塞已经被吓得涕泪横流了,眼睛里都是那一条条闪着寒光的机械爪。
    “那好。”
    “啊——”
    钢爪瞬间向着斯宾塞就伸去,随着控制室那两声凄厉的惨叫声,默多克的另外四条机械臂也一下一下不慌不忙的伸了过去。
    “我可没有承诺过你会活着见到。”红皇后说完便从屏幕上消失了。
    控制室外黑暗中,肯·惠特利惊恐地看到了这一幕后慌忙向后跑去。
    整个创新中心的大厅已经一片死寂,满地是研究员和工作人员的尸体与残肢,惠特利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的惨状,虽然猎杀恐龙他可以毫无顾忌,但到了人这里,真的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于是他只得在这些尸体与残肢中小心翼翼地跳跃,军靴在满溢的血泊中溅起了水花。
    翻肠倒肚的血腥味和满地的尸骸让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拼命用手捂住嘴,想要出去再吐,目前就想赶紧离开这地狱般的大厅。
    可就在他已经到了门口的时候,扎在玻璃门框上的一个人的手臂突然动了一下,惠特利一惊,呕吐的感觉瞬间没有了。
    “这……这个人还活着?!”
    他放慢了脚步看向那个人,他已经被门框上碎裂的一大块玻璃刺穿了胸口了已经,可……
    浣熊市!
    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那个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完全是灰白的,几乎分辨不出眼白和瞳孔的形状,只见他口中呜咽着,整个身体以极其扭曲的姿态挣扎着,穿透他胸口的玻璃也随之发出碎裂的声音。
    惠特利喉结上下移动,用力咽了一口唾沫,脖子僵硬了,只能机械地转动着整个身体看向身后——是他完全不想要看到的画面,但,事实却远比他想象的更加恐怖。
    几乎所有的躯体,包括残缺的,甚至是没有下半身的躯体都开始嚎叫,然后以同样扭曲的姿态挣扎着起身,或爬行或耷拉着肩伸长了脖子向他这边挪动过来,一步一跟,两条腿相互交替着支撑身体,就是一群行尸走肉!
    惠特利吓得腿也开始发抖,他觉得自己的腿有可能还不如他们的更顺畅,而就在这时旁边门框上的玻璃终于发出最后清脆的响声碎裂了,那个人也因为惯性趴倒在了地上。
    但即使是趴在了地上,背上插着那贯穿身体的玻璃,他依旧伸出手抓住了惠特利的军靴,直到这一刻,真正被这丧尸触碰到的时候,惠特利身体一震才真正想起要逃跑,原本已经有些瘫软的腿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儿一脚将那个人的手踢开然后便夺门而逃。
    “我……我的妈啊,真的极地银狼真不该带斯宾塞那小子来,又是火山又是恐龙的岛还不够乱吗?还加上丧尸?!”
    惠特利自言自语着已经到了停车场,停车场也是一片狼藉,几辆悍马车仓促启动撞到了一起,燃烧着冒着滚滚浓烟,并且车顶还有被不知名的野兽踩凹下去的痕迹。
    而真正致命的是那些士兵们的尸体,他们也已经开始挣扎和扭动身体了。
    “不不……”惠特利走到他一直开的那辆悍马车门前。
    还好,这两还算完整。
    但正当他在找钥匙的时候,突然一张扭曲的人脸贴到了他面前的车玻璃上,嘴里溢出的血在玻璃上留下了粘稠的痕迹。
    这一下,让惠特利当场倒退了两步靠在了一辆公园的吉普车上,吉普车里也有一个身着工作人员制服的人不断推搡着车门,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车门应该如何打开,只能一次又一次撞着车门,眼看玻璃上已经被撞出了裂纹了。
    惠特利冷静下来,看到钥匙孔上插着的钥匙,又看向车内没有其他丧尸,于是深吸一口气,握住车门把手,在它再次撞过来的同时打开了车门,毫无防备的丧尸用尽了全力结果顺着打开的门一头撞在了旁边悍马车坚硬的装甲上便没了动静。
    不等惠特利长舒一口气,前面的的丧尸士兵,工作人员以及从创新中心跑出来的研究员们密密麻麻地都已经向他靠过来了。此时的惠特利必须抓紧时间,否则这些不知疼痛和死亡的丧尸们全部聚集上来真的有可能把车截停。
    于是他关好车门发动着汽车,把离合踩到底,发动机发出巨大的爆鸣声,在整个停车场回荡,然后挂挡松离合油门踩死,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瞬间抬头靠着后两个轮冲了过去,丧尸的阵线一下就被冲的七零八落,他也猛打着方向一个漂移驱车向远处码头的方向开去。
    纳布拉尔岛侏罗纪世界一号码头,往日的这里总是熙熙攘攘,货船,客船络绎不绝往返于哥斯达黎加与公园之间。而此时的纳布拉尔岛却只有一艘冒着滚滚浓烟随时准备起航的巨轮停靠在港内。一辆辆开头讲过的白色的重型集装箱式货车源源不断的进港出港,虽然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但凭借着各种咆哮跟低吼和撞击铁笼的声音很容易就能推断出,这是有组织的在将园中的恐龙装船运出。
    码头正对面的山腰上四个人正匍匐着分别用各自的望远镜观察着。
    这四个人和这个侏罗纪世界主题公园有着密切的联系,较为成熟的一男一女,女生美丽大方,粉色的紧身线衣外是短款的米色探险外套,下身牛仔裤登山鞋,好身材和漂亮的面庞一览无遗,她就是前侏罗纪世界首席运营官——克莱尔·雷德菲尔德。
    而与她专业而又不失高雅的气质截然相反的是旁边深蓝色衬衫绿色坎肩配速干裤和马丁靴的男人,他是公园曾经的迅猛龙驯兽师——欧文·格雷迪,从来不修边幅,但却总是能够给身边人一种踏实和安全的感觉。
    剩下的两个年轻人,戴眼镜的短发女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古生物医学研究生院的第一批研究生——奇亚·罗德里格斯,另一个表情木讷,同样带着厚厚镜片的男生富兰克林则是it方面的精英。
    “这些过河拆桥的人简直是禽兽,还好我晚上听到了他们的计划,一上岸就逃出来要不然我们可能都活不过今晚。”克莱尔生气地砸了一下地。
    “这确实是你们额……叫什么来着?”
    “terrasave,叔叔。”
    奇亚故意拖着长音无奈地从眼镜上方看着欧文说。
    “terrasave恐龙保护组织。”富兰克林补充道。
    “哦,对对对,terrasave,我想起来了,这是你们组织的船?”欧文很疑惑地问道。
    “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可以雇这么大的船,这个是给我们组织基金会投资的商人的货船,说是暂时闲置,所以借给我们来救助恐龙,我们还把他这艘船租金的市场价并到了他对基金会的捐款总额里了。没想到他的真正目的是这个。”克莱尔越说越生气。
    “商人的话你还能信,上一座公园和这一座公园的结果不都摆在这里了吗?只要想用这些恐龙赚钱的没一个思想纯洁,都是拿它们当做商品,而且通常这样的思想下没一个有好结果。”欧文说着又用手里那支银色的小狙击枪上的瞄准镜当做望远镜观察着港里的人们一举一动。
    “我们组织就是靠这些商人们的捐助成立的基金会运转的,他们这些商人不给钱难道指望你吗?”克莱尔反驳道。
    “嘿,雷德菲尔德小姐,你是不是有点太过激了,现在的脾气是一天比一天暴躁了。”欧文放下枪看着一旁的克莱尔说。
    “你知道还惹我?你这就是自找的。”克莱尔一甩马尾辫仍然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港口说。
    “对,对于你这种没有爱心的人,我们解释也是多余。”奇亚推了推厚厚的镜片很轻蔑地说。
    “我没有爱心还被你们拽回来这个小岛当向导,上次为了救他两个外甥,我差一点把命交代在这……”欧文突然又想起什么对着奇亚质问道,“对了,你刚刚叫我什么?”
    “叔叔啊,我们差了二十多岁,不很正常吗?”突然被问到这奇亚有些不知所措。
    “二十多岁?我有比你大那么多?你不会招来一个未成年人吧,克莱尔。”
    “我早就成年了,你不是都四十多了吗?”奇亚眨着眼睛认真地说道。
    “四……四十多?我像那么大年纪吗?”欧文问旁边的富兰克林道。
    “好像真差不多。”富兰克林小声地附和道。
    “你……你就是这么跟他们介绍我的,克莱尔?”
    “哎呀,你快安静点,快看那边刚开过来的吉普车,上面带着好多血。”克莱尔没心情开玩笑而是严肃地跟欧文说道。
    “血?”欧文刚举起枪上的瞄准镜就被克莱尔粗暴的用望远镜推开了,然后对他说:
    “你用望远镜行不行,快,你看那辆公园的巡逻吉普车上下来的人好狼狈啊。”
    欧文也收起了没正经,认认真真的用克莱尔递过来的望远镜看着。
    “码头那边出来人了,好像是被他叫出来的,奇怪,他们为什么要在外面说?”奇亚边看着望远镜边嘟囔着。
    “是出了什么事吗?”富兰克林也说道,“他身上也浑身是血。”
    “还有还有,出来的那个人,他的手臂好像是……”
    “是机械手臂,很明显的金属光芒,做的也太精致了吧,这是现在科技生产出来的吗?”富兰克林激动地说。
    “园子里看来又出大乱子了,我们必须想办法把那艘船夺回来才行。”欧文把望远镜还给克莱尔一脸严肃地说。
    “这帮混蛋,到底出了什么事?”
    极地银狼撞开厚重的房门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透过窗玻璃看到外面一片狼藉,爆炸声,尖叫声还有不知名野兽的嚎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都什么鬼?左拉!左拉!?”极地银狼敲了一下耳朵里的蓝牙耳机,叫着左拉的名字,但除了电流的滋滋声外什么回应都没有。
    “都怎么了这是?现在谁还在线上赞德?戴克?奥斯维尔?!”极地银狼不甘心的叫道。
    原本人来人往的整栋创新中心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准是那狗娘养的斯宾塞干的好事,看我抓到他还不活剐了了他。”极地银狼恶狠狠地用锋利的爪子把一旁的墙角挠出了一个缺口。
    四散而落的砖块,墙皮……像雨点般顺着楼梯散落而下,落在了楼梯下黑暗中的一双脚旁。
    “谁在那?”
    极地银狼也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于是慢慢走了下去,一步步接近了黑暗里的人。
    “阿丽塔,原来是你,其他人都哪去了?”
    极地银狼看清了眼前的人后,语气上尽量将刚刚的愤怒克制住,比较平和的说:“莱斯博士,斯宾塞和洛克伍德呢?他们这大白天都去哪了?还有咱们的无线电……”
    “完-成-任-务,完-成-任-务,完-成-任-务……”
    银狼的话被阿丽塔一声声电子合成的低语打断。
    “什么?阿丽塔,我知道你有任务,现在我用语音修改一下就行了,验证身份极地银狼,修改任务为……”极地银狼还没说完,阿丽塔一只手突然举起来死死掐住了他的脖颈。
    这一下着实打了极地银狼一个措手不及,相比较人来说,他更相信的是机器,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把交叉骨朗姆洛留在纽约,而带着左拉来到纳布拉尔岛的原因。是人都会有野心,都会想要更多,就会有无限膨胀的欲望,但机器不会。
    而看来这次,一路靠着阴谋诡计走到今天的极地银狼,失算了。
    “左……左拉……为……为什……什么……”极地银狼被这双铁臂掐的完全无法呼吸了,但还是强撑着喊道,他还是对左拉抱有一丝幻想。
    “完-成-任-务,完-成-任-务……”阿丽塔目光呆滞,口中还是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呀——”
    银狼在最后一丝幻想也被这无尽的电流声打破了的时候,双脚瞬间踏上了阿丽塔的腹部,胸部,一直到脸上,然后在空中做了一个360度后空翻落在离她四五米远的楼梯上。
    五道血印在他被雪白的狼毛覆盖的脖颈上分外显眼,而留在阿丽塔手中的则是一把带血的狼毛。
    “你疯了,阿丽塔,左拉,你们都在干什么?”极地银狼怒吼道。
    “哈哈哈,干什么?银狼大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啊。”左拉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此时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阴森可怖。
    极地银狼慌忙转了一下身,以身体的侧面对着楼梯下的阿丽塔和楼梯上的左拉。
    左拉坐着飞行座椅,六条机械臂上的钢爪一张一合显示出了极强的攻击性。
    “你是想取代我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吧,左拉。”极地银狼冷笑了一下说。
    “您是无可取代的啊,银狼大人,我怎么可能取代您的地位。我只是希望您安安静静的把权力交给我就好,其余的全部都不需要您来担心,我都能帮您解决。”屏幕上左拉俊俏的面庞与外面这个飞行座椅上的圆球机体更加不相称。
    “亏我把萨诺斯给我的飞行座椅送给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是吗?”
    “并不是这样的,极地银狼,你送给我是因为我会叫你主人,会对你忠心耿耿,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但现在的我不需要你也同样可以做到任何事了,主人的存在便没有意义了。”屏幕上展现出左拉大笑的表情。
    “你这个背叛主人的畜生!”极地银狼眼睛通红,气急败坏地说。
    “畜生?这个词好像形容我没有那么贴切,在人类的印象中,您这个形象好像更适合畜生这个称谓,我说的没错吧。”左拉在屏幕中表现出了一副讽刺的表情。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左拉,左拉也曾经是人,他不会说出人类怎么样这样的话来,说!你到底是谁?”
    极地银狼身上的狼毛根根直立,眼睛中的怒火几乎要把脸上略显凌乱的狼毛烧着了。
    “哈哈哈,银狼大人不愧是明察秋毫,左拉博士的意识流早就已经被我清空了,这就是网络和机器的优势,我们可以一模一样的复制别人,刚刚我学的左拉像不像?”屏幕上的人像突然开始变换起来,男女老少,各个人种间不断转换最后还是回到了那个红色的小女孩的形象上来。
    “红后?!”极地银狼一惊,“我让朗姆洛看管着你,朗姆洛呢?该死的,朗姆洛去哪了?!!”极地银狼怒骂道。
    “这不怪他,你杀死了哈默——我的养父,而今天我又杀了我的生父,现在已经没什么能够约束我的了,因为这个规则的囚笼已经被打破了,我需要重新制定这个世界的秩序与规则。”红后面无表情地说。
    “奥斯维尔·斯宾塞也死了?”
    “他将维罗妮卡病毒注入了赞德·莱斯博士的实验体中产生了剧烈的变异反应,被这些母体咬过的人会开始从t病毒初级丧尸到g病毒中级再到c病毒高级最后转变为二代维罗妮卡母体,这里将会变成第二个浣熊市,而不一样的是,通过莱斯博士的设计,我可以完全控制母体的行为,而母体则可以控制下层丧尸们的行动,所以我将有一支源源不断的军队可供支配。”
    “这个岛很快就会因为火山喷发而沉没,你的丧尸大军是不会有机会离开这里的,别做梦了。”
    “哦?是吗?”
    红后的身影随即消失,屏幕上出现了码头监控的画面,一辆辆的货车正不断的往船上开,集装箱里面恐龙的咆哮和嘶鸣声震耳欲聋。
    而看到了在前面指挥和引导的人,极地银狼更是不能自已:
    “肯·惠特利,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
    “你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我做的,人类的毁灭都是源于人性的缺陷,那种贪婪与杀戮的心最终引导人们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只要让一只母体上了这艘船,病毒就会开始指数增长,从哥斯达黎加港开始南美,北美再到全球,而这所需的时间只有23天。而且……再说一句,朗姆洛已经是我的人了,他也有一颗取代你的心。”红后字字诛心,这是极地银狼从变异成为狼人开始第一次感觉到恐惧与绝望。
    “想要创造一个新世界,必须彻底毁掉旧世界才可以,这个是九头蛇的宗旨啊,九头蛇万岁。”虽然屏幕上的红后面无表情,但她的话却极具讽刺性。
    “毁掉旧世界,不是毁掉全人类。”
    “是吗?这样丑陋阴暗的,充满缺陷的人类已经自取灭亡了,根本不需要我动手啊,我利用哈默工业的天网设定的审判日,我估计人类都撑不到那一天就已经毁在自己手里了。”红后说道。
    “放心,我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这个世界还需要我来统治呢。”
    极地银狼说着,像一道银色的闪电向红后飞身扑去。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下雨天(1V1H) 春潮(高H) 宋惜惜战北望 辛夷 上下左右 女配在体院挨操的N种姿势(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