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夜幕文学 > 崛起西游 > 第四十八章生撕妖王

第四十八章生撕妖王

    ()黑漆漆的隧道,不见一丝光亮。
    踏!!
    踏踏!!!
    突然,传来了一连窜的脚步声。“踏踏”的响声,在这漆黑的不见半点光亮的隧道中,多出了几分诡异,恐怖的感觉。
    转角!
    又是一段漫长的转角!!!
    踏踏!!
    应无情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前方的道路,脚下没有半点迟疑,一路向前而去。现在的他杀心炽烈,恨意滔天。恨不得马上冲到白裂的面前,将他一身的骨头全部一根根拆下来,在生生的碾成碎末。
    上当,整整上当两次。
    每一次都在将要分出胜负的时候,被生生的逆转。这是何等的耻辱,何等的打脸。以应无情的狂傲怎么可能会忍气吞声。
    耻辱,要用血来洗刷!打脸,就要狠狠的打回去。
    虽然,应无情因此得到了极大的好处,但是,这不能成为他放过白裂的理由。
    他,应无情不是慈悲的圣人,不会在被人打脸之后,还忍气吞声。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鬼话来安慰自己。
    有仇,当面就报。有恨,当场就发。
    忍?我应无情的字典里就没有“忍”这个字。想让我忍气吞声,逆来顺受,除非你能够打死我。
    人头作酒杯,饮尽仇眦血!人生在世,活,要挺直腰板,活出骨气。死,要昂首挺胸,死出气概。此方为吾之道!
    光,美丽的光。
    眼前,突然稀稀拉拉的出现了一丝丝稀疏的光亮。洁白,不带一丝的瑕疵,仿佛能够带给人无尽的希望一般。
    激动!
    应无情激动了,以他那坚韧,不屈的意志,面对着眼前的一切也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无法想象,常人根本就无法想象!
    一个深埋地下数月的灵魂,一个死里逃生的生命。在久违数月的时光里,乍然见到一缕温润柔和的光,那是一种何等的希望。那是一种何等的激动。
    常人根本不可能理解,只有经历过死亡的灵魂,才会对这种生存的希望产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迫切。
    这就是光明的力量,自古以来能够指引人类希望的明灯。
    激动之余,应无情渐渐的冷静下来。心中那股汹涌的怒火和杀机也渐渐的压制住了。
    “我还活着,活着就是希望啊1应无情背负着双手,任身体徜徉在光芒里,洗涤着一身的晦气和怒火。
    是啊!活着,活着就还有希望。那些做过的,没有做过的。遗憾的,感激的你都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的感受。
    踏过长廊,穿越大殿。
    应无情慢慢的走动着,每一步踏出,他都要想很久,有时候提着脚半天不肯落下一步。
    奇异的是,一步踏出,他心中残余的怒火,却已被宣泄的干干净净。一颗狂心仿佛沉到了谷底,双目之中除了无尽的冰冷和坚韧之外,再也容不下其他多余的情感。
    “希望,是好的,但是有时候,希望却比死亡,更加可怕。”淡漠的吐出一句话。脚下又轻轻的踏出一步。
    轻盈的脚步,仿佛没有丁点的重量。然而,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身形一动,突然,整个人影诡异的消失了干干净净。
    若非是大殿内还残留的余音,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就在刚才,这个地方还站了一个人。
    诡异的速度,诡异的身影。
    极快的速度,却没有留下半分的残影。可见,其速度真的快到了一个可怕的境地。
    而此时,端坐在妖王大殿内疗伤的白裂,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咦!有人在靠近,是谁?”
    “好快的速度,不行我伤势还未好的透彻,必须退避,退避。”
    赫然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妖王大殿。
    “白裂,久违了1
    “什么?这个快?遭了,来不急了。”白裂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陡然一惊,刚想逃跑的身子,赫然一顿。
    “咦!好熟悉的声音。难道?不.....不可能。他已经死了,不可能是他。”
    突然,白裂似乎反应了过来,脸se急速的变换,青一阵白一阵的。熟悉的声音,冷漠冰寒的话语。白裂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恐惧,惊声叫了出来。
    “是吗,似乎让你失望了呢!本座还活的好好的,你在害怕吗?”
    应无情淡漠的声音,出现在了大殿内,一前一后,身影也紧跟着出现在了这里。满脸嘲弄讽刺的说道。
    听到那道冰冷的声音,白裂瞳孔蓦的一缩,又急速的扩大。眼里的惊恐在也掩饰不祝
    “什么?怎么可能?你....你....你.....你怎么可能没有死?”指着出现在大殿内的应无情,惊恐的说道。说道最后,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哼。”报以一声冷哼,应无情对他却更加的不屑。
    不敢正视眼前变故的人,重来,没有一个能够成就大器。因为,强者,不论是面临刀山火海,地裂天崩。都不会一眨眼,更不会被眼前的一切所吓到。
    此时的应无情,正在向着这个地步蜕变。
    “这还得多谢你,若非你将我打入地底。本座如何能够得到祖龙jing血这等天之神物。为了你这份恩德,本座会好好答谢你的。”
    声音冰冷依旧,杀伐的气息却不言于表。
    战者有狂心,亦有杀心。杀心冰冷无情。
    杀心出,伏尸百万!
    那久违的光明不仅给他带来了希望还给他带来了一个冰冷无情的杀戮之心。
    光明之中,不易生出绝望。
    绝望之中,却容易生出希望。
    常人在绝望之中,见到曙光都会不可抑制的生出希望,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总有那么些人。离经叛道,反其道而行之。
    绝望之中,顿起杀戮之心。
    千劫战步,本来直来直往,但在杀心之下却变得诡异莫测。一步踏出根本摸不清落脚所在。
    似真似幻。
    千劫身不死,万战魂不灭。不屈,不折。一步踏出,便能君临天下。
    如今再也没有千劫战步,只有以势压人君临天下的“君临天下势1
    “什么?你得到了祖龙jing血?你怎么避过地煞寒气的?这不可能,我努力了近百来都没有达成所愿,你怎么可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拿到了,我不信。”白裂目露惊恐,愤恨,嫉妒,不敢置信。诸般神se复杂至极。
    “你说完了吗?你还是带着满腔的遗憾去死!死人,是不需要知道原因的!!1
    话音一落,人以消失的无影无踪。
    应无情动手了!
    诡异的消失,诡异的出现。
    唰!
    出现的身影以近白裂身前,右爪一探,狠狠的抓了下去。堪比神兵的五指宛如五道杀戮神兵,锋利如刀剑。
    嗤!
    五指划过皮肉,疯狂的扯下一段皮肤血肉。若非是白裂避的急,恐怕连骨头都的扯出来。
    啊!!啊!!!
    生生的撕裂血肉,白裂再也忍受不住身上的疼痛连连惨叫起来,双目瞳孔深处,不仅透露着惊恐,畏惧,更有一丝深深的怒火潜藏。
    “白裂,你逃不掉了。拿出你全部的实力让本座看看,不要再这般无趣。”
    “啊!1
    不是疼痛的难以忍受,而是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老子跟你拼了!天狼啸月,法相出1
    拼命!
    妖门法相,就像仙家元神,佛门舍利一般重要。重来不轻易的显露,因为无论是法相,还是元神都容易破碎,而佛门的舍利则堪堪要好一点。除非是圣人的不灭元神,不灭法相。
    任你千般手段,只要天道不破,则圣人元神,法相不灭。
    可惜,这是白裂,天仙中境的妖王白裂。
    法相加持,白裂周身气势暴涨。直破入天仙绝顶境界,并且还在以缓慢的速度不断的提升着。
    应无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表演,也不急着动手:“天狼法相,嗯,不错,这才有点意思。你准备好了吗?本座要动手了。”
    啊!
    “你给我去死1
    满脸狰狞的白裂恨的浑身发抖,背后一尊全身银白,目露凶光的天狼,似乎也被刺激到了一般,天狼狼首啸天望月,作吞吸之状。每一寸皮毛上都闪烁着银白se的光芒,流露着万古清寒一般的冷酷。
    白裂一爪抓下,身后的天狼法相也向着应无情的头颅狠狠的咬了下来。
    “八极战法,俱灭决1
    脚下“君临天下势”以势压人,带动着挥出的招式更加的迅捷可怕,招招胸戾无比。
    砰!
    砰砰!!!
    “看来,你尽力了1
    漫天的拳影,爪影,腿影......撞得白裂横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王座后的墙壁上。
    啊!!
    疼痛和羞辱将白裂的凶xing完全的刺激了出来。白裂惨叫一声,也不顾身后被砸的一阵恍惚就想要就此破灭的天狼法相,疯狂的扑了上来。
    招式完全没有章法,可见,他已被应无情刺激的神智都模糊了,此时的白裂,狼xing的凶残占据了上风。
    双眼血红一片,森冷的杀机,盯的人一阵头皮发麻!
    杀!
    白裂嘶吼一声,悍不畏死。
    砰!!
    砰砰!!!
    杀招再起,应无情失去了戏耍的心思,准备一招解决了他。此时的白裂,完完全全被当做了一个沙包,被应无情打上半空不断的捶来捶去。
    落也落不下来!
    啊!
    啊!!
    “死1无情之音,化作催命的唢呐。
    白裂身后天狼法相早已寸寸破碎,通红的双目神光呆滞,整个人就像一滩烂泥一般,被应无情抓在了手上。
    撕拉!
    双手发力,顿时漫天血雨。
    浇了应无情一身!
    及腰的长发,就像是从尸山血海中捞出来的一般,淅淅沥沥的向下不断滴淌着血水,诡异的是漆黑的地煞战衣上,居然没有一丝血渍。
    手里提拉着两节尸身,乱yin阳战法发动,寸寸的吞噬了进去。虽然不能再增加实力,不过也聊胜于无了。
    “哈哈哈哈!!1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下雨天(1V1H) 春潮(高H) 宋惜惜战北望 辛夷 上下左右 女配在体院挨操的N种姿势(NPH)